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诡三国 > 第1994章圣人执一,为天下牧

第1994章圣人执一,为天下牧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清风微微吹拂,吹动了一旁的纱幔,而两侧的纱幔之下,则是一些木架,类似于后世的那种博古架子,在空处置放了一些铜器。
  
  堂中。
  
  诸葛亮低着头,沉吟良久,最后微微叹息道:『在下知矣……』
  
  斐潜看了看诸葛亮,却摇了摇头说道:『非也,非也,虽说孔明,然尚未明……』
  
  诸葛亮有些不服气的抬起了头,多少有些怒意。这年头,拿人的名字开玩笑,怎么都像是在侮辱对方。
  
  斐潜笑了笑,指了指一旁的博古架,『孔明入得堂内,可曾多看一眼此间周边之物?』
  
  诸葛亮一愣,不由得转头看去,却看见两侧博古架上都是一些铜器,但是这些铜器又和一般的用来观赏把玩的铜器不同,而是一些度量器具。
  
  尺,斗,枰,权,衡……
  
  斐潜站起身,走到一侧,从架子上拿起了一把尺子,说道:『前秦之时,孝公十年,卫鞍为大良造,平斗桶、权衡、丈尺……此便为秦尺……』
  
  斐潜转头,示意诸葛亮站过来一些。
  
  诸葛亮略有些迟疑,然后站了起来,走到了斐潜身边。
  
  斐潜将秦尺递给了诸葛亮,然后指了指隔壁的另外一把尺子,『此为汉尺,孔明可自衡之……』
  
  诸葛亮下意识的接过尺子,然后看向了一旁,却愣住了。因为在另外一个格子内,却不是只有一根铜尺,而是三根。
  
  『从左至右,便是汉初,新莽,当下之尺也……』斐潜指点着。
  
  『这……这……』诸葛亮并没有傻愣愣的直接上去动手量,而是看着,然后目光开始真正在这些东西上巡视起来。『秦斗……汉斗……权两……』
  
  『光和二年,大司农以戊寅诏书,于秋分之日,同度量、均衡石、升桶、正权概,特更为诸州作铜称,依黄钟律历、九章算术,以均长短、轻重、大小,用齐七政,令海内都同……』斐潜淡淡的说道,『然朝廷有令,各地依旧大斗进,小斗出,何故?』
  
  当然,历史上也有存在过相反的『小斗进大斗出』的故事,那就是齐国田氏的创举,但是实际上,那个只是一个障眼法,并非真的就是『小斗进大斗出』。
  
  春秋战国之时,齐国公量是四进制,四升为一斗,四斗为一区,四区为一釜,十釜为一钟;而田陈氏的私量是五进制,五升为一斗……
  
  这样看起来,似乎平白就多出了一升,老百姓自然喜欢去找田陈氏去借贷了,似乎老百姓也得到了实惠。但是实际上,正所谓无息不为贷,借贷自然是要还本付息的。晏子不是商人,而且他分析的是田氏收买人心的手段,自然不会在意利息这一项细节。
  
  当时齐国借贷利息有三种,一种是『钟也一钟』,就是利率百分之百,借出去一钟,要回来要还两钟;然后是『中伯伍也』,或者称之为『中钟五釜』,也就是利率百分之五十;最少的就是『中伯二十』,利率相当于百分之二十,所以即便是田陈氏用五升斗借出,以四升斗量入,不过就是一个『朝三暮四』的改版罢了。
  
  而那些觉得田陈氏善良的老百姓,便都是那些翻着跟头表示得到了好处的猴子罢了……
  
  更不用说还要在秤中灌水银,在铜砣中加铁块的了,简直就是花样翻新。
  
  而在度量之中玩这种聪明,是好事情么?
  
  连最为基础的标准都不能相信,那么又有什么是可以信赖的?
  
  这个世界上,人类是最喜欢内战的种族了,而华夏的内斗又更加的精彩纷呈。
  
  人类生活这个世界上,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也是常常会碰到的,就是从哪来,要到哪去,在后世看来,这更多的是哲学层面的问题,但是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上,不知道自己在哪,不知道从何来,不知道往哪去,却又是实实在在的生活困扰。
  
  古人类从东非扩散之后,更多的是追逐猎物的踪迹,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,所以这方面的困扰还不算十分明显,但在农业社会和定居生活成型之后,找到自己的定位,确定方向,已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。
  
  要找到定位,要告诉后人怎么走,去哪里,没有标准行不行?
  
  要找个东西,先要找村里的那个小芳菇凉问,然后小芳菇凉告诉沿着河走,去找河边的渔翁,然后找到渔翁之后,渔翁再说去找村东的大槐树下的老奶奶,到了大槐树下老奶奶伸手一指,向这里走十步,东西就在下面……
  
  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错误,这个东西就永远消失了。
  
  而华夏,消失的东西,很多,很多。
  
  或许因为战乱,或许因为传承,但是因为度量的不一致,导致原先可以做出来的东西,创造出来的技术,然后后人去寻宝的时候挖出来只是一堆烂泥,便是跳脚怒骂祖宗骗人,都是糟粕,却没有想到其实后人用的度量单位,已经和先前的不一样了,又怎么可能找得到其中的精髓?
  
  于是,便不得不又重新开始研究,再走一遍的崎岖路,再去绕一大圈,然后才发现其实就在挖出来的坑旁边……
  
  『度量之物,古今皆有。』斐潜继续说道,『各代均有不同。尺也,为男子展指之距,咫也,为女子展指之距……然各代男女身高不一,咫尺便多有不同……』
  
  最初的尺指男人伸展的拇指和中指之间的距离,大约是20厘米,与尺比较接近的是咫。咫是妇女手伸展后从拇指到中指的距离,因而稍短于尺,因此后来便有咫尺连用,表示距离短,如『近在咫尺』……
  
  所以古代尺的度量长长短短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  
  太平时期,人的营养充沛一些,长得高大一些,尺就长了,若是战乱不定,人吃得少,矮小,那么尺就短了。
  
  不过么,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,斐潜又从架子上拿出了一把尺子,递给了诸葛亮,『此乃颍川私尺也……』私尺明显会比公尺长一些,虽然不多,但是对比一下也很明显。
  
  若是在后世,这多出来的一块,就叫活好,呃,火耗……
  
  绢布也是一种钱,而且大多数时候百姓只会借贷粮食,没有借贷布匹的。
  
  『如此,明白了么?某之麾下,农工学士,皆用此度量,进出皆同,大小衡一……』斐潜看着诸葛亮,点着周边的这些东西,说道,『这些才是某与山东之辈差异之处……亦与荆州所别也……孔明,若是今日某出兵援荆,或是换得了旗帜,然变得了度量么?』
  
  诸葛亮拿着铜尺,只觉得手中沉甸甸的,然后心中似乎也一样沉甸甸的。
  
  『天下并不缺咫尺,只是少度量……』斐潜笑道,『然度量之难,便是难在人心之间。人心各有长短,以衡轻重,若可天下为一,自然世界大同。』
  
  『心中有尺度,方知何来,欲往何去……今日见孔明,某亦欣喜,便以此尺赠汝,愿汝可量得心间方寸,川流千丈,山高万仞……』
  
  ……(⊙ˍ⊙)……
  
  大河奔流,太阳高照。
  
  清风在原野上抚动草木,道路上车马辚辚,人行如梭。
  
  在新春来临的时候,憋屈了寒冬之后的长安城似乎更加的繁荣,外地而来的商旅、行人比往年更加热闹地充斥大街小巷,城内城外,从不同方向、带着不同目的人们一刻不停地聚集、往来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